您当前的位置:财经大视野要闻>正文

盗版抄袭问题待解百亿剧本杀游戏虚火正旺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2021-05-15 10:55:58 来源:贝果财经

  原标题:市场良莠不齐,盗版、抄袭问题待解 百亿剧本杀游戏虚火正旺?

  韦香惠/本报记者/吴可仲/北京报道

  “50、60后的麻将扑克,70、80后的轰趴K歌,90、00后的新奇娱乐。”在90后剧本杀店主赵文(化名)看来,互联网“原住民”的一代,其实更向往线下的娱乐方式,剧本杀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赵文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介绍,最早剧本杀在行业内被叫做“谋杀之谜”,是一种欧美流传的聚会游戏,传入中国以后,为了方便快速进行游玩,在游戏规则上进行了一些本土化的改造,加入了更多角色扮演与推理的成分。

  如今,剧本杀已经成为了一种“社交新宠”。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超过百亿元,同比增长68%。2020年,尽管受疫情冲击,市场规模仍增至117.4亿元,同比增长7%。

  面对百亿市场,包括中手游、腾讯游戏在内的游戏大厂已纷纷布局。比如,腾讯游戏旗下的《王者荣耀》已推出首个官方剧本杀《长安夜未眠》。但整体上,市面上游戏本占比非常少,大多数游戏厂商仍在观望。

  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此表示,从创业的角度来说,剧本杀目前属于一个小众风口,而且剧本本身良莠不齐,很容易带来一些错乱的体验,影响其可持续发展。“某种意义上,资本量少的创业人群不太适合进入这个赛道,反而是互联网、游戏产业大佬可以通过剧本杀的线下场景设计和连锁,达成规模化发展,以及成为游戏产业的衍生链条。”

  “社交新宠”

  95后的陈淼经常会在节假日约上朋友一起玩剧本杀。“有的时候也不全是朋友,也可能是朋友的朋友,大家凑一起打本。”

  “打本”是玩家对剧本杀游戏过程的一种称呼,也被称为“玩本”“盘本”。剧本杀有线上和线下“打本”两种方式。线上App提供的剧本大部分免费,少数精品剧本需要付费,玩家在同一个网络“房间”中以声音展开角色扮演游戏;线下实体店通常根据剧本设定布置场景,玩家同处一室,通过语言、表情、谈吐、肢体动作等表演故事。一场游戏下来大概需要4~6小时。

  陈淼告诉记者,玩剧本杀的过程既可以让他和老朋友获得新乐趣,也可以认识更多新朋友。对他而言,是一种“朋友互动、消磨时间”的方式。

  赵文向记者介绍,社交需要其实是很多年轻人开始玩剧本杀的动力。“互联网其实拉远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,剧本杀强调近距离、沉浸感,可以增强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纽带,所以受到90后、00后这些互联网原住民的欢迎。”

  记者走访北京中关村一带的几家剧本杀店发现,剧本杀的价格对大学生、白领等年轻消费者的确比较友好,一般一局在128~188元之间不等。此外,其强社交属性还体现在玩家人数没有达到开局标准时,店家可以帮忙组队。

  赵文在北京经营两家剧本杀店,尽管进入行业时间不长,但他仍看好行业的潜力。事实上,近年来剧本杀行业在我国的确在快速增长,尤其是随着同题材综艺节目《明星大侦探》的大热,从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到三四线小城,剧本杀工作室都在遍地生长。

  据央视财经报道,截至2019年12月,全国的剧本杀店已经由2400家飙升到12000家。数据显示,2019年,我国剧本杀行业市场快速增长,规模是2018年的2倍,突破100亿元。

 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近五年来我国剧本杀相关企业(全部企业状态)注册总量增长明显。其中,2017年相关企业新增数量首次突破1000家,2019年新增近2000家。以工商登记为准,我国2020年共新增剧本杀相关企业(全部企业状态)超过3100家,较2019年同比增长63%。

  游戏大厂入局

  剧本杀作为一种内容化社交游戏,在剧本上除了情感本、欢乐本、推理本、阵营本、机制本等类型以外,游戏本也逐渐成为一种新的剧本趋势,头部游戏厂商开始推出自己的官方剧本杀,例如,《王者荣耀》推出首个官方剧本杀《长安夜未眠》,《仙剑奇侠传》系列授权首个IP剧本杀《仙剑·参商别》等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2018年中手游收购软星科技(北京)后,便开始着手打造“仙剑”更为丰富的商业世界。2020年,中手游成立软星科技(深圳)有限公司,全权负责对外授权IP。中手游品牌中心高级总监曹俊杰告诉记者,今年3月份,《仙剑奇侠传》系列授权首个IP剧本《仙剑·参商别》正式对外发售,授权意向已有上百家剧本杀门店。

  “我们对剧本杀这个行业是了解的,也是提前布局,而不是盲目给出一堆授权。”曹俊杰表示,在剧本杀这个比较新兴的领域,中手游的仙剑IP并非盲目授权,而是了解探索剧本杀的独有故事风格,在该行业授权布局上从互补的角度,全面打开爱好不同类型剧本的玩家市场。

  有观点认为,头部游戏厂商开始试水剧本杀,更多是为经典IP的年轻化推广寻找抓手。“年轻人的阵地,我们都希望有介入。”曹俊杰表示,“作为一家IP生态公司,中手游的内容通过年轻人喜欢的场景切入,一方面能拓宽IP本身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,对游戏推广本身也有助力;同时也为类似剧本杀这样的衍生品发展销售渠道。”

  张书乐接受记者采访时谈道:“游戏产业大佬加入剧本杀的线下场景设计和连锁,可以让一直缺乏IP的剧本杀通过游戏IP,获得更广层次和年龄段的人群参与,同时一些经典游戏IP也可能在Z世代中进一步打开局面。”

  然而,整体上看,市面上的游戏本占比仍然较少,大多数游戏厂商仍在观望。对于游戏厂商而言,它们的目标是让年轻人聚集的地方能出现相关IP产品。因此,跟剧本杀内容形态类似的实景娱乐、虚拟偶像甚至盲盒等,都是游戏厂商正在探索的领域。

  劣币驱逐良币?

  尽管深受年轻人追捧,但剧本杀行业仍存在不少问题。

 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在北京SOHO现代城附近,和几个朋友体验了一次剧本杀。他对记者说道:“我觉得很有意思,代入感很强,但从大的方面来说,这不是一个很大的产业。剧本杀以及密室逃脱、桌游等一些新玩法满足的还是特定的年轻用户群体。新型的玩法固然很有趣,存在一些小的创业机会,但不会成为一个大的产业。”

  丁道师认为,产品的规模发展在于市场需求是否足够,标准化是否可以实现,以及能否产生较大的经济价值百科。目前看来,上述三点,剧本杀都不能满足,因此制约了其规模化的发展。“剧本和游戏不一样,游戏有这种标准化的流程,剧本没有标准化的流程,本身是多元化的。剧本杀这种类型,从内容创作到呈现形式到服务流程都是非标准化的。”

  张书乐也谈道:“规模化的前提是剧本的供给和质量有保障,同时线下场景有更多的沉浸感。现在剧本杀还是小众领域,市场需求并没有打开,更加谈不上标准化。但作为一种文创产业,其核心就是用创意来打开市场需求,并且形成一定的标准,但绝不会是标准化生产的流水线产品。剧本杀的魅力,恰恰在于层出不穷的剧本和与之相对应带有沉浸感的场景,甚至于可以配套的VR、AR等技术。”

  在赵文看来,高昂的经营成本和大量的盗版剧本是让他目前感到非常棘手的问题。

  “房租是开一家剧本杀店或者工作室的一个‘大头’,除此以外,还有人员管理培训、剧本采购和其他常见的日常开销。”赵文告诉记者,规模大的剧本杀工作室主要体现在场地,这要有大量的资金投入,否则就不能开在客流量较高的中心地带。而剧本杀目前主要的消费人群还是集中在大学生、白领等年轻人,他们经常出没的地方多以热闹的商圈为主。

  剧本杀行业人士透露,经营一家剧本杀线下店的成本在30万~100万元不等,现实中,赚钱的并不是剧本杀店铺,而是位于上游的发行室,它们可以通过把一个剧本卖向不同的店家获利,如果是独家剧本,价格更加高昂。因此,发行室掌握了较强的话语权,但也反映出了严重的供需失衡。当前市场内的3万+店家,平均每家对新剧本的年消耗量大概是100册左右,而即使是业内卖得最好的头部梯队剧本,覆盖量也不过几千家门店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大量的盗版剧本、抄袭剧本出现,成为当前行业急需整治的一大乱象。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上搜索,可以获得大量廉价的热门电子版剧本,这些基本都是非正版。赵文谈道:“盗版剧本成本低,但是会影响到作者的创作热情,长此以往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,对于靠剧本质量进行差异化竞争的店家而言,无疑是不利的。”

责任编辑:杨亚龙

原标题:盗版抄袭问题待解百亿剧本杀游戏虚火正旺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